第二百三十六章 谁是那个野男人(1 / 2)

唐稣听了,未免觉得十分荒谬。

唐姿好端端的怎么就忽然怀孕了?

虽然淳于越没跟她说明白,但她也大概猜得到,他生日那晚,唐姿想要下药的人并非是陈子阑。

淳于越说过,唐姿并没有和陈子阑发生任何事情。

那她又是跟了谁?

以当晚的情形来看,排除掉淳于越和陈子阑,就只有一个晏十三。晏十三是个武功高强的将军,自然更不可能被唐姿得逞。

而唐姿又是因为杀了王得意才被抓起来。

答案就很明显了。

那晚与唐姿滚到了一起的,必然是王得意,唐姿愤怒之下才杀了他。

唐稣虽然没见到现场情形,竟也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她捏着下巴琢磨。

可,就算唐姿和王得意睡了,这才两天时间,她就算怀上了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啊!

即便是用现代的医学手段,至少同床一周后,才能通过验血或者验尿得知结果。

古代的手短无非就是诊脉,两天就诊断出来?

绝对不可能!

显然不仅唐稣想到这一点,就是不谙世事的唐蓝也满脸疑惑:“唐姿那女人……她又没嫁人,怎么能怀孕?莫不是假装的,想逃避坐牢?”

石妈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,衙门又不是她家的,哪里能那么容易被她骗过去?这个事儿八成是真的!”

一个女子未婚先孕,传出去名声基本就完了。

就算是为了逃避坐牢,这代价也太大了些。

按律,女人怀孕并不能免除任何罪责,只是把时间往后延迟而已,等到孩子百日后,若是囚禁,她依旧要坐牢,若是死罪,她依旧要被砍头。

唐姿并非那么蠢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