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对付男人,总要有点手段的(1 / 2)

但随即,他心念一动就想到:世人怕他畏他,大周百姓则敬重他,如果外面真有这句传言,也只会说“一见焰王误终身”,谁敢直呼他的名讳?说什么“一见云枭误终身”?

“嗯,当然有啦,你只是不关心不知道罢啦!”盛汐浅笑,笑靥嫣然如昙花一现。

云枭就着月光,看得痴了,许久,强压着怒火问:“所以,你也是一见本王就倾心?”

“嗯呐!”典型的胭脂院姑娘撒娇卖萌口气。

“胡说!你以前对本王玩命抗拒,那也叫倾心?”他明明质问她,可是危险的言辞,说出口却是酥软至极的口气。

明明知道她玩命抗拒,明明知道她口不由心,可是软玉温香在怀,被她巧笑嫣然地哄骗,他竟不忍拆穿她的谎言。

若是可以,最好骗他一辈子,他心甘情愿。

这一世,就算如此,于他,也算完满了。

盛汐又笑道:“我那是欲擒故纵,不然王爷如何能对我念念不忘?不过因为我除了美貌,还与众不同,不是么?”

“欲、擒、故、纵?你演的把戏?”他咬牙,抱着她绵软的身子,听着她软萌的语音,嗅着她少女的气息,心驰神荡,已然分不清是真是幻。

“对啊!我在胭脂院中,见多了红得发紫的头牌姑娘,除了色艺双绝,对付男人,总是要有点手段的,这欲擒故纵是特别好用的一款。”盛汐见他眸光迷离,痴痴望着自己,知道美人计已然凑效,只剩最后一步。

盛汐趁热打铁,趁他心笙摇荡抓紧再问,“云枭,既然我……唔——”

话未出口,他一只大掌按住了她的后脑勺,俯身而下,封住了她的樱唇。

他的唇滚烫,呼吸急促,却吻得轻缓缠绵,完全不同平常的狂暴野蛮,而像是在细细品尝一道甜点,悠然沉醉,舍不得一口吃完……